主页 > 肖一码´期期准 >

澎湃下午茶|开题2020:上海研究和智库发展的六个关键词

发布日期:2020-01-15 17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这个历史的拐点上,上海需要关注哪些政策研究方向?服务上海的智库应该进行怎样的转型?

  澎湃研究所邀请上海政府、智库和学术界同仁,共同为2020年上海决策研究开题。中共上海市委研究室副主任向义海、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阮青、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严军、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曾刚、万里智库秘书长赵悦在会上先后发言。

  向义海认为,2020年的研究需要对各项事业的发展进行“再评估、再认识、再谋划、再出发”。例如,2020年上海四大“中心”基本建成的目标是一个标点符号而非完结点,之后还要考虑继续深化的问题,原先更多的是形态建设,后续也许应考虑在此基础上的内涵建设,或形态与内涵二者兼有的深化方向。

  作为第五大“中心”的“科创中心”,目前的基本框架更加注重硬件与形态,未来也需要考虑内涵与功能的建设方向。向义海提出,要想成为“科学规律的第一发现者、技术发明的第一创造者、创新产业的第一开拓者、创新理念的第一实践者”,科创中心需要在基础研究与技术开发之间做出选择。基础研究既包括基础理论研究也包括技术应用研究,而技术开发则是纯粹的应用型技术开发,“我们的科创中心到底是二者取其一还是两轮驱动并驾齐驱?”

  此外,向义海还强调了对浦东未来整体开发研究的必要性。2020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,未来的30年,政策研究者需要把新片区、张江、陆家嘴等与浦东的发展相联结,深化浦东物理空间与行政空间内部的资源整合。

  向义海谈到,应该寻找上海四个“中心”和三项新的重大任务之间的逻辑关系,考虑各项任务之间的关联性建设。

  严军表示,习总书记要求上海要强化全球资源配置、科技创新策源、高端产业引领、开放枢纽门户等四大功能。四大功能事实上是一个整体建设的过程,不能截然分开,需要发挥资金、技术、货物、信息和人才的协同效应,才有可能在体制机制上有所突破。

  阮青强调,“十四五”规划与以往五年规划的不同点在于“跳出上海,立足长三角”,需要发挥上海的核心城市作用,与长三角不同类型城市一体化发展。

  曾刚同样谈到,未来的城市研究不仅要关注城市本身,还要关注其周边城市,即“同外部谋发展”的合作,进行城市协同。只有“跳出上海看上海”,从对内治理转向内外兼顾,才有助于将上海建设成为“卓越的全球城市”。

  严军还在发言中强调,2020年的政策研究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可落地、可操作,在从第一个“百年”向第二个“百年”迈进的规划时期,需要具体的施工图。赵悦也表示,2020年中国面临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,民营企业经营状况等是十分重要的指标,相关的政策研究需要将国家法律法规变得可操作,设计具体指标来监测政策的落实情况。

  目前中国的智库背景多种多样,政府、高校、央企、民企、地方协会、媒体等均在设立智库,为政府提供决策咨询服务。经历了初期的创立过程,智库接下来的路究竟要怎么走?

  阮青认为,智库始终是知识与决策应用之间鸿沟的联结者,如何将知识转化为可供政府决策的参考和依据,是智库工作的着力点。

  阮青强调,随着社会的多元化,政府规划的过程越发重要。规划的关键不在于写篇文章,而是需要包容多方视角,让社会各方在规划制定的过程中逐渐达成共识,才能使规划拥有更大的弹性,智库就是这一工作过程中活跃的环节。

  曾刚提到,智库尤其需要扮演辅助政府“跳出上海看上海”的角色,了解国外企业家、学界和政界对上海的看法与建议,从而为政策制定提供支持。赵悦也表示,智库的优势在于全球化视角与国际合作,在国际形势影响到民众生活方方面面的今天,智库需要关注中国与世界的关联度。

  如何提高智库自身的研究能力?五位发言人均强调了传统研究范式的创新问题。对此,严军认为当前的政府决策十分强调前瞻性,因此智库的研究也需要更加“动态化”。过去的单体项目研究已经不能够充分满足当前的决策需要,综合性的复杂系统研究更加适应未来的需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