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 >

老家故事|风吹麦浪
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12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夏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。小满过了没几天,夏季风如同魔术师一样,昨儿垄头麦还丝丝绿意呢,第二日便热浪烘穗海,一下子就开启了孟津西乡麦子成熟时节。而受地理位置和灌溉条件不同的影响,我的老家孟津最东部的扣马一带,此时的麦田还正绿意盎然呢。逶迤的邙山,奔腾的黄河,一山一水,一动一静,把孟津夏季的麦田融汇成了一幅色彩各异、风景绮丽的画卷。

  小时候住在村子里,听到第一声蛙鸣,母亲就会欣喜地说:“立夏啦!立夏麦呲牙,一月就要拔,一穗两穗,一月入囤。”而皂角树下邻家的爷爷总是笑咪咪抽着旱烟子,乘着暖风把吐出的烟雾吹成缕缕线状向远处飘散。“风扬花,饱塌塌”,他就是沉醉在这句谚语里,期待着万物并秀之后饱满的收获。

  这个时节流连在麦田里的时光是美好的。尽管日照增加,逐渐升温,然阳光还未到最烈的时候。四野看去,满眼都是令人陶醉的绿,如同深情的行板托着美好的感觉,浸润得人的心轻盈的想飞翔。正在扬花的麦穗顶着向上的麦芒蓬勃挺立,低头吸口气,满腔都是让人惬意的清香!仿佛净洁的诗行蕴着葱茏的希望,氤氲得人的心舒展的想歌唱。麦田里生着些野豌豆,依偎着麦杆子向上长,“豌豆立了夏,一夜一个杈”,满藤粉的、紫的花,一株一株点缀着一望无垠的麦田,剥开早熟的豆夹子,豆粒儿滚进嘴里,那个甜哟,真是沁人心扉!拔出一个麦节子,咬下一段来,轻轻用嘴呡了,吹气,便如竹笛一样脆响。一声响起,不一会儿,四面八方就都是乐声了,抬眼望去,人在哪儿呢?只有那一声声悠扬的合音,响彻在金色的晚霞里。 风吹过来,麦浪轻荡,彩蝶飞舞,这,就是我们夏天的乐园。

  盼望着,夏的第二个节气小满终于来了。这简直是我们的节日,这时的麦籽开始饱满,但还未成熟。母亲会带着我们到麦田去剪些麦穗儿回来,在簸箕里搓了,把麦粒儿放在锅里煮,煮熟了,放凉,再搓去麦皮儿,我们争先恐后把青绿色的麦粒儿一把又一把吃在嘴里,真香,真甜!

  后来,搬到县城后,才知道青麦还可以做成“碾馔儿”来吃。而我的老家,那时候似乎还没有这样的做法。

  认识了城关镇朱家庄的一位叫朱喜瑞的朋友后,我每年总能幸福地吃上第一口的碾馔儿。

  朱家庄村有百余户,位于孟津县城东北两公里,地处丘陵地带。房屋东西成行,一排排依地势北高南低,坐落有序。村前村后,岭高谷低,一沟千壑,麦田大多成小块状错落分布于自然形成的坡地里。尽管没有我老家那样一望无垠的景况,倒也因高底层落、形状各异而别具一格。孟津西部大多灌溉水源缺乏,这里却缘于地形渐落便于蓄水,麦子若得天眷顾,多饱满丰盈。我的朋友朱喜瑞是一位勤快而脑子灵光的人,他的家在村庄的最南一排,房前就是一条东西绵延的长沟,沟里片片块块,可种庄稼,地侧沟沿,茂树丛生。他开垦出的麦田周围种了许多槐树,他就在地边放置了蜂箱子。春天花开时节,麦苗蹭蹭向上生长,田间地头,间植着的油菜花黄灿灿一片,蜜蜂盘旋来去,群鸟树间鸣唱,风景非常美丽。他的小孩刚过7岁,就在这一片或那一片的麦田里玩耍;阳光把他的皮肤晒得黑黑的,然每一次见到他,都是灿烂而朝气的笑脸。

  每年五月上旬,喜瑞都会在麦子饱满的第一时间邀我们去他家吃碾馔儿。听见早晨第一声啼叫,他就开始用镰刀割麦,这个时候的麦杆子绿中带点微黄,搂一捆过来,清香扑面,那个纯朴自然的醇哟,简直能让人醉了!运回家里,喜瑞和他的妻子忙着脱粒、淘洗、水煮 、炒香 、晾干、抽糠,最后是碾制,一早上,手脚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喜瑞说,记忆里他的母亲和村里的人40年多前就是这样,一捆一捆把麦子从沟下运上来,做成碾馔儿一盘一盘卖出去。他絮絮说着,我们静静听着。门前的一口大锅煮着青麦,在木材的燃烧下,一波又一波,散放着淡淡的草香。恍惚间,仿佛闻到了时光的味道,那是一种宁静与悠长交融之后的婉约,那是一种思念与美好碰撞之后的情结,我想这大约就是生命敞开的味道吧!喜瑞活儿做得细致,煮炒青麦要掌握好火候,麦芒和麦糠要除得干干净净才开始碾制。他做的碾馔儿翠绿松软,绵长筋道;到了市场,卖得很快,一季下来,总能收入一万多元。他很满足,尽管每天忙碌得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打算着明天的活儿,但是他说他不觉得累,他觉得很幸福。

  从喜瑞做成第一盘碾馔儿,到沟底最深处的麦田也荡起金黄的波浪,有二十余天的时光。我总喜欢闲时沿着朱家庄沟沟叉叉的小路走一走。看麦田从深绿到浅绿到青黄到微黄再到灿黄,穿行在淡淡的麦香里,清心,怡情,似乎可以把人的灵魂唤醒。

  如果说朱家庄的麦收季节是把五月收获的喜悦拉长,那么我的老家,孟津的东部则是在六月把满腔的欢喜磅礴喷发。

  麦熟一晌,从小满到芒种,仿佛眨眼的功夫,村前的整个滩涂就从绿色的长毯变幻成金色的海洋。村庄南依邙山,北傍黄河。民居靠山而筑,田地偎河而种。山水相携,自然天成。大片黄河滩涂,麦田一望无际。滩中渠水纵横,垂柳成荫。站在山头看去,仿若一片金海中摇曳着绿色的岛屿,又似金色的油画中,点着些盎然的绿色,让人的心一波又波的欢喜和振奋。

  “芒种忙忙割,农家乐启镰”,总是在夏季的第三个时令开始,晨曦里、阳光下、星月夜,村里人多倾家而出,一头扎进麦浪里肆意搂抱丰收。童年的我,常拎着竹篮子,跟在大人的镰刀后,捡拾掉落的麦子。捡了一篮又一篮,抬起头看去,麦浪一波又一波绵延向远方,依然是看不到边的黄色。傍晚时分,霞光映照,打麦场上麦垛一个连着一个,“嗡嗡”的打麦机声,飞扬的麦皮,还有我们奔跑来去的笑闹声,把原本空旷的田野充盈得满满的,就连麦场边桐树上夜归的鸟叫声都被这收获的喜悦淹没了。

  星月初升,大人们忙完了东家忙西家,我们也不睡,爬上麦垛叽叽喳喳聊着孩子世界纯粹而欢乐的话,夜深了,机器的轰鸣打扰不到我们的梦,闻着麦杆子的清香,就那样睡着了。

  如今的我的老家,鲜见有人挥镰割麦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收割机的快捷和灵便。麦收时节,人们聚在田畔的树荫下,笑语嫣嫣,看着看着,金色的麦海不一会儿就收进了一堆堆的袋子里。就连“麦上场,来瞧娘”的闺女,也寻到了田边的柳树下,提着的油条和美食,也成了大家的分享。

  夏收连着夏种。麦子一边往家里运着,种子一边往田里送,“芒种芒种,样样都种”,玉米、花生、稻谷……不几日,麦茬子里就又是绿油油一片绿色的希望了。

  纷繁而忙碌的时代,我们的心灵深处需要的可不就是这样的幸福感?当风吹过麦浪,吹起我们心头值得怀念的快乐和美好;当我们的心灵,由这些美好而得到滋养和抚慰,能够回归至简,从而再到恪守初心,整装出发,我们的脚步定会更有韵律,我们的眼前,便会尽是风景。

  我喜欢丰收的夏天,不仅有风吹麦浪的丰盈,还有蒸蒸日上的辽阔;不仅有绿水青山,更有乡情绵绵。